高广明表示,在巨额的非法利益面前,造假者无所不用其极,这给工商部门执法带来很大的难度。“比如制假窝点,这个是我们最头疼的。现在制假窝点非常隐蔽,他不是说把酒放在那等你来买,他拿给你。他是先让你预定,定完以后,他把裸瓶子装好酒运到省外,然后在省外给你贴标。根本不好查。”

这是一个什么概念?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这个余额已经接近六大行中普惠金融贷款余额较小的那一位全行,也已超过了好几家股份制银行全行的同口径贷款余额。